Archive for 五月, 2010


我的皱纹

  前段时间发现脸上的第一道皱纹。位于眼睛下方,笑的时候尤其明显。惨剧发生后,我哼哼唧唧的哀嚎了几天。导致王太阳同学听到“皱纹”二字就恶心。其实我第一次哀嚎的时候他就恶心了,因为我一口作气嚎了近20分钟。内容无非就是几个简单语气词加一个名词的排列组合:“oh,no”,“天呐”,“妈呀”,“皱纹!”,and so on……
  我很同情王太阳同学。他十分不巧的碰到女人的第一道皱纹。想要女人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是不可能滴,但也别妄想男人理解这道皱纹带给你的失落。所以双方都退一步,相互妥协——女人少抱怨几句,男人耐心听2遍。当抱怨超过3遍的时候,你再抓狂。

  我长了第一道皱纹!!!!!!Oh,no!!皱纹!!!!妈呀!!皱纹!!!!难以接受,皱纹!!!!!!!!
  呼~真爽~

  P.S. 前天种下9粒花种,至今未见一株发芽。放上一只 トトロ 祈祷我的花快发芽~

image

  昨日,受到婚前性观念的2度洗礼。一男一女,给我带来莫大的精神震撼。应该说我自己太少见多怪,这么一点大家司空见惯的信息,就把我震慑得心神不宁。

  婚前性行为究竟是否可取,已经讨论了几十年。近几年内地性开放的速度越发加速,越来越多都市男女接受西方性观念,将婚前性行为视作有如喝开水一般的常事。反之,那些坚持立贞节牌坊的剩女,被视为异类。在网络上混久了,这类信息看到麻木,不知何时开始天真认为内地也开始和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接轨,完全接受女性婚前性行为。BBS上偶尔会遇到某些男人抱着非处女不娶的信念,这样的人一旦出现一般不得善终。众网友群起而攻之,该ID只能做一点无谓的挣扎,最后总被淹没在群众的口水之中。但细究一下你会发现,回帖里有些学问,偶尔能看到跟帖支持的男性,骂声最严厉的一般为女性。我天真的幻想时不时的被这些人动摇,但总体还是朝着光明的方向无畏的前进,我还傻乎乎的相信,中国女性的解放也会同中国经济一样,迟早和国际接轨。直至昨天,一位男性朋友彻底戳穿我自欺欺人的幻想,观念的解放和经济一样,带有中国特色。他们希望自己的女友如潘金莲一般,自己的老婆和李清照一样。我诧异:现在不是已经不在乎这个了么?男性朋友友情提醒:别天真了,看看周围其他男性,大家都这么想。看来网络上的那些信息只是众女人不切实际,不结合中国国情的自我YY???
  我发着呆,还没从第一轮精神震撼中恢复,就遇到了第二轮洗礼。回家路上偶遇一女性好友,聊起刚刚被震撼的话题。她对此嗤之以鼻,观念和我被教育前一样。一位理工科女生能如此与时俱进让我十分意外。她给我的印象一直是非常听话的乖乖女,感慨于她聊这个话题的娴熟随意,就问她,和男友做过没。今天的第二轮洗礼就此开始……聊了一阵以后发现,我才是人群中的异类,对这种事情大惊小怪。大家对婚前性行为已经习以为常,无论男女。但涉及婚姻时,男女表现出很截然不同的态度。女生反而觉得这没什么,现在没人在乎这个。男生的想法比较欠扁,他们求之不得和女友上床,有女友而不能睡者,还可能招致周围男性朋友的耻笑。当寻求婚姻对象时,他们又怀着“纯真”的处女情结。中国男性的性观念具有非常独特的中国特色,婚前性观念与国际接轨,结婚时却返祖退回封建时代。夺去女孩儿的第一次后,再去寻找另一位女孩的第一次,中国哪来那么多女人那么多B?!本来就男多女少的社会,一个男人想占几个名额?女孩儿们呐,擦亮眼睛看清身边的男人,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挤牙膏一般挤了大半天,什么都没挤出来。肚子里没有货,再怎么挤也挤不出一个字。我决定继续看文献。居然有人都已经改到3稿了,老娘初稿都没出来呢。我果然不适合搞理论工作呐,还是让我去上课吧,让我去对付那群小魔头吧,憋论文绝对属于最高级别的精神折磨……
  待老娘交出初稿,立马就出门撒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