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新闻与政治


感觉自己成愤青了……

在论坛里看到的一篇好文,放上来共享。未经作者授权……
 
                                              在作弊中慢慢成长
      也许作弊,是我们对于校园内腐败的一种称呼。一个天真孩童,穿过长达十余年的教育隧道,通往社会。像一个少林寺和尚在黑暗中打过十八铜人阵而还俗。哪里能够不留下一生当中的伤痕累累。在风雨之夜历经骨痛,心想,那是我长大成人的代价。
  我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语文教师。也是我高中时的任课老师。家、国不曾相通,师、父确是并举的。喝过酒到六七分,他的话题偏偏就要落在从事终生的教育上。他对中学教育的总体评价是不及格,批语是:"毁人无数"。以下是他的原话:好成绩(的人)往往太听话,受害最深,丧失灵性。那些调皮的、捣蛋的,从小学到中学,紧箍咒箍上十来年,差不多都给毁了,一个个唯唯诺诺、充满奴性。只有少数人意志坚强,有反叛精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加上被老师忽略,反而有空间生长。结果捱了过去,还能成器。
  最后还要补上一句:你大表哥就是活生生被毁掉的例子。
  父亲的话也许偏激,但其实这样的例子在我周围,实在是罄竹难书。我小学最好的一个朋友,五年级时写一篇作文居然就写了十一篇作业纸,升中学考试全县第一、考了299分。聪颖无比,前途无量,不过到紫阳元年初中二年级时,就在家长和学校的双重压力下精神失常,而中途缀学。他的悲剧在于,在此之前,因为他的功课太好,因为他一直是教育体制中的既得利益者,所以他还没有来得及怀疑,还没有来得及做第一次弊,就被毁去了。
  因为作弊,是一种自我保护。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害而自愿接受的代价。是少数人躲过枪林弹雨、借此顺利通过十余年暗无天日的教育隧道的途径。而且在大多数时候,如果你已经不想把自己完全出卖给教育者,那就甚至是唯一的途径。
  在小学四五年级,我们几乎每学期都要参加县上的各种大会典礼。因为领导们每年都要开许多重要的会议,我们定制盛装、反复彩排,背诵赞歌,然后在那些个重要的节日里走上街头游行,或者向大会献词。我那个最好的朋友雷光辉,就是每一回都走在队列最前面的那个孩子,或者站在舞台中央向领导们高声朗诵的少先队大队长。由于单纯和虚荣心,雷光辉每一回情绪饱满地朗诵着那些每一句后面都有一个"啊"字的颂词时,我埋没在后面的行列里,已经开始学会了作弊。当我发现站在队列里的好处是可以只张嘴不开腔,我就不再羡慕雷光辉了。我从一个三好学生开始成为了一个校园中的作弊者。

  其实更早的时候,当我还是一个完全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十周岁以下),在少先队的宣誓仪式上跟着大队辅导员龙老师一字一句地念:"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作弊就已经拉开了序幕。因为即使在能够理解这句话的年龄,从加入少年先锋队开始,一直到今年我年满二十八岁正式退出共产主义青年团,没有一天曾经把这句话当过真。我所认识的每一个同学朋友,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把这句话当过真的。但是真正的作弊者不是我,而是龙老师。因为我是无辜的,我在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时候被裤衩一般的红领巾诱惑了。刑法上有规定,凡是和十四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无论未成年人是否同意,都属于强奸。这个道理我觉得完全可以适用于上述场合。当大队辅导员龙老师带领不明真相的我们进行一生中的第一次庄严宣誓时,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作弊者。而且进而,他也是一个粗暴的强奸者。是他拿走了我精神上的童贞。
  在那之后,你的漫长的一生,已经不再有真正的誓言。

  相比之下,考试时的作弊反而是次要的。由于我的成绩也挺好,高中以前尚未在考试时作过弊。后来成绩下滑,就开始自甘堕落。然而对以后的人生更显重
  要的作弊,始终是在考场以外。初中二年级,也就是雷光辉退学之后,由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我就被某些老师盯上了。一个唤做姚远富的语文老师,从来没有教过我们。但他的一场规模宏大的公开课选在了我们班上。上课之前一周,几个成绩好的良民包括我被拣选出来。姚老师问了我一个问题,要我作答。答了之后他不满意。经过几番近乎全裸的提示,姚老师最后将标准的答案说了出来。姚老师深谋远虑,对我说:你可以就按照你自己开始的理解回答,经过老师提示和同学讨论之后,你再按照我刚才说的来答。
  果然效果极佳。这一场作弊,同时满足了姚远富和王怡的虚荣心。我既已失身,从此被教育者拖下了水。在高中成绩下降之前,继续伙同一些老师作案数次。这一段经历后来想起,觉得屈辱无比。感觉就像是一场成年人对于儿童的轮流鸡奸。并且发现,成绩不要太好,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

  不敢反抗教育者,不敢在老师面前说谎话,是一个学生最大的悲哀。奴性的养成,在一个以培养奴隶和良民为目的的教育体制下,在一个意识形态全面掌控的局面中,作弊,几乎是唯一的拨乱反正,是在可以做爱之前一种最重要的能力。尽管由每一个有着作弊前科的学生所构成的社会,是一个充斥着作弊者和腐败者的社会。但我宁愿把这样一个社会看作是对于威权和领袖的藐视和销解。一个作弊者的社会,比起一个奴隶的社会已经好上许多倍。
  不能说真话的时候,至少我们可以选择不说假话。然而在教育者的命令下,往往连不说话的自由也没有。被迫说假话,使说话者在教育者面前丧失了最后的一点尊严。紫阳二年我读初中三年级,整整一年,没有写过一篇作文。当时的语文老师姓郭,我们叫她郭老太婆。她每周布置一篇作文,那些题目已经让我开始倒胃口了。我不想写,就不写。接连五次没有交作业,第六次的题目叫做《记劳动节的一件好事》。我交了一篇《我为什么不写作文》上去,批评了郭老太婆的命题。我这么做是有本钱的,因为父亲在本校教高中,是语文权威,本校的教师子女在学校里是一大派,有点像社会上的高干子女。由于有人际关系的牵扯,一般的老师都轻易不会得罪其他老师的子女。加上我自己语文成绩好,初一时的作文就在绵阳市得过中学生作文比赛中初中组的第一名。郭老太婆又是快退休的。所以她从那以后就对我不再理会,当我不存在。上课也不提我的问,更不去我父亲那里告状。但是到了初中毕业会试,我终于尝到苦果。由于一直不说话,说话的能力也就退化了,我自恃作文写得好,一年不写不练,已经失去了方向感。中考的作文题目记不得了,但和郭老太婆的命题差球不多。我最后决定在这样一个重要关头放弃自我,不敢冒险。按照父亲教导的灵丹妙药,所谓"总-分-总"的万能模式,编排了一个蹩脚故事。结果作文得分极低,一塌糊涂。到现在,编故事写记叙文都是我文字上最大的弱项。

  到了1989年。这一年的作弊是铺天盖地的。上半年我在历史考试中第一次作弊。历史是我喜欢的科目,但历史课的问答题和政治课一样最卑鄙无耻。我不愿意将那些句子化时间背下,我宁愿选择作弊,如果是照本宣科的抄,感觉上要快乐得多。不经过大脑,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有些话说着说着,就要毒发身亡,就要搞不拎清是自己的想法还是教育者的想法。那些将政治课本背的滚瓜烂熟的良民们,即使他们内心是如何的排斥和瞧不起那些东西,然而多年之后,却不得不发现,意识形态已经深入灵魂,播下了精子,构成了精神背景当中一生也无法抹去的桌面主题。许多年之后一次同学聚会上,一位朋友告诉我,
  现在才感觉到中学的政治课对自己的影响有多么大。其实这种影响看一看由精英们组成的所谓大专辩论赛就知道了,我们的大学生们除了口齿伶俐以外一无是处。能够拿出来支持论辩的理论和精神背景,永远逃不脱中学政治课提及的概念。对比台湾的一些大学生选手,精神与思想视野,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最大的作弊还是来自教育者。上半年的腥风血雨一旦散去,所有的教育者开始合谋为一个时代作伪证。一个十七岁少年的判断力,几乎全部丧失。一遍遍的在政治课、语文课,在时事政治的考试中背诵领袖的讲话,构成了我们这一代人几乎全部的精神成长。除非,你是一个作弊者。
  在一个伯父的家中,我有幸和父亲一起听到了当时某省委书记杨**的讲话录音。录音是关于传达中共中央对*的处理和揭批。杨某人穷凶极恶,口不择言,对*的攻击令人齿冷。杨**者,一乡干部耳。*任**省委书记时,杨某时任某县委书记。一次得知赵书记要过境,不做停留。此人在必经之路拦路作弊,挽起裤脚,在路边的稻田里和老乡亲切交谈。一举得到赵的看重,从此步步高升。
  这段典故在本地有多种版本流传。1989年四五月份,风声不对、火烧眉毛。杨某人作为本省最高官员,居然借故视察水灾,离开省城去边远县分避此风头。直到大势已定方才回来。作为*一系的省级官员,杨某唯恐表态不及,摆出一副痛打落水狗的大阵仗,不惜污言秽语揭人老底。等到年底大换血,杨**功成身退,离开某省赴全国政协副主席的位置养老。我当年专门看了报纸上杨的简介,上面写着:文化程度,相当于高中。
  在我十七岁的时候,四川省一亿人的最高行政官员,以他卑劣的作弊行径,让我对教育者高声诵读的大部分价值心如死灰。

  准备高考,对于在教育者面前作弊已经习以为常的我而言,是一个凤凰涅槃的过程。接受高考的洗礼,就是接受意识形态的洗礼。一个文科学生一遍遍背进大脑里去的东西,至少有三分之一是大粪。如果你不能在政治、历史和语文课上考到平均八十分,基本上是不可能读大学的。而如果你真的在这三课上考到了平均八十分,你的未来还有什么真正的希望?你还有多少的机会可以清空回收站,可以对自己进行碎片整理。绝大多数的人终其一生,也再不能将那些精神深处的大粪打整干净了。从十二年的中小学教育中挣脱出来,我们几乎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
  所以大学对于我和许多同龄人的重要性,首先意味着一场大扫除的可能。我在大一读完了范文澜的《中国通史》,和记不清谁写的一部《中国文化史》,基本上剔除了中学历史课的糟粕。接下来看剑桥中国史,整个人这才完全不一样了。大二读现代诗歌比较多,从戴望舒到台湾诗歌,再和八十年代的当代诗歌迎面相遇。把高中语文课本忘得干干净净。卢梭、尼采、萨特、韦伯和弗洛伊德,这些在中学闻所未闻的名字将我簇拥。后来在大学最后一年接触到自由主义,感到所有的代价终于开始赢得了回报。相比之下那些教科书又算得什么。所以大学里的作弊实在是家常便饭。四年间,绝大多数的课程,我听了一两回后,就不再去。我的大学是旷课旷出来的。
  理科生不同。一个文科生又不作弊、又不旷课,即便考研,读到博士,也是毫无前途。除非他是因为遇上了一个真正的好老师,方才这般老实。不过这对于绝大多数学生的漫长生涯来说,是一种罕见的奢侈。我就没有这样的福气。
  所以我那些一生中比童年更加美好的日子。每一天的方式都是类似的。上午九、十点钟起床,吃完饭,生活便从中午太阳最高的时候开始。或者是去图书馆泡着,或者是和一个写诗的朋友石东生带一本书、一副棋,骑车去锦江边的滨江茶园喝茶。到了六七点钟回来,晚上从不上自习,因为有节目。节目就是看镭射电影。感谢那些伟大的盗版者,让我在四年大学期间看了一千一百余部电影。其中七成是美国片,三成香港片,剩下的占一成。那些在小县城里看不到的电影,每一部都会让一个中学政治老师含恨而死。

  夜里回到寝室,有人就打双扣,没人就点蜡烛看书(最痛恨大学的按时熄灯制度)。如果是夏天,需要反复到水房冲凉,就干脆偷跑出去喝啤酒。那样的生活,是一个中学生无法奢望的。无法奢望一个人可以如此的远离教育者的目光。有一次我起床比较早,兴致勃勃地去图书馆。在路上遇上辅导员石静。她问我:怎么没有上课吗?我信口雌黄地说:今天老师没来。从此以后我在校园里遇见她大约又有四五次,每一回我装着没看见,她也装着没看见我。在我心中,那是四川大学所能够给予我的最美好的几个瞬间。
  我的许多的学分是作弊挣来的。大三大四两年的体育课测验表,全都是自己填上去的。除了大一傻乎乎的,以后也再没有出过早操。所以虽然读过大学,我始终认为自己属于自学成才。在这一切将要划上句号时,大四几乎一年时间的实习期,使作弊下的成长达到了高潮。
  我在一家公有制的法院当书记员。强调公有制是因为所有法官都把他们的院长叫做"老板"。开始不习惯,但作弊作惯了的人适应性强。那一年是我们寝室最为奢侈的日子。整整一年每个人抽的烟都是红塔山。每一天都有人有饭局,所以双扣打得少了。有一次和法官去金堂县办案,回来时我带回了一条塔山,一个二百元的红包,还有一大筐金堂最著名的橘子。个个都有碗口大,空前绝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么大的橘子了。
  我的朋友马锦涛在毕业三年之后告诉我,实习期间他收过当事人最多一次八百元现金。我比他清廉,因为实习三个月之后我的老毛病一犯,就扔下手里的活路,再也没有去上过一天班。也就是那次去金堂,一个姓郑的法官在我面前丢人现眼,又吃又拿,晚上耍混要小姐陪。同去的我和一个女法官站在旁边,恨不能当场钻下地去。那是我事隔多年之后,再次又有了一种被鸡奸的感觉。回来不久,一个当事人说庭长收了他的钱,在办公室闹事,打翻了女庭长的水杯。这个乡下人被司法拘留十五日。两天后我和别人一起去拘留所问他要不要申请复议,他已经被吓坏了。他的表情让我想起了我童年的的好朋友雷宏。回到法院,庭长要我写一份当天(闹事时我在场)的证明材料。从第二天起,我就恢复了睡懒觉的习惯,不再去上班。

  后来女庭长让我的同学带话,说我不去上班,到时候不会给我写实习鉴定。这种话吓不倒作弊者,我心中早有打算,根本不去理会她。
  实习结束前,我自己写好了鉴定。然后去那家法院,直接上五楼办公室,把该盖的章都给盖了。以前所有文件,包括判决书都是我拿上去盖章的,所以人家连问都没有问一声。这个最大的一次作弊,反而作的最稀松。后来看见新闻说,有一家地方法院居然搞出假离婚判决书来。我想有什么稀奇,我一个实习生,当时要是自己打一份,一样也是把人民法院的大红章给盖了。
  办完了这件事,我为了一个在重庆读书的朋友能够分配到成都,通过母亲的关系去给一家学校的校长和主管局的人事处长行贿。这次的作弊被那位有着真才实学的朋友看作永远也不愿提及的耻辱。干完之后,我对自己说:还是到学校去教书吧。因为我实在不想再作弊了。
  高考时我听进去父亲的话,打死也不填报师范院校。没想到结果最后还是充当了道貌岸然的教育者。五年来,我自知育人不够,但始终记得父亲的话,以不能毁人为宗旨。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大学校园里,希望帮助每一位杀出重围的中学生进行碎片整理。告诉他们那些曾经被毁掉或者从未在心中生根的价值。并在心中坚持,终其一生,和教育者留下的大粪为敌。
  写到这里,我回头听见电视上的新闻,成都的中学生还在举行"生在红旗下"的迎七一作文比赛,评委是老诗人流沙河。我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仍然像太行王屋一样沉重。
  但我始终充满信心。从一个作弊者到一个教育者,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一件事。就是生在大粪中,你依然可以开出鲜花。
  一朵学会思想的花。

  王怡/2001-06-12于包家巷

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长了点……我自己也还没看完……不过,绝对是精辟的经典文!
 
      作者的观点不无道理,但未免过于偏激。中国教育制度的确弊端明显,但也非一无是处,它确实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学生素质,教与学生一些知识(虽然大部分没什么用……)。不得不承认,未接受教育者和大部分高等学府毕业的学生还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只就小范围的中学教育来说,在我所在的城市,重点学校和三类校的大部分学生在各个方面的能力都有天壤之别。并非歧视,这是摆在面前眼睁睁的现实。而且,最关键的是中国人口实在太多,想要上大学,想要得到更好的教育条件、教育环境,就必须竞争。必须在竞争中筛选出最优秀的,即使那只是所谓的“优秀”。而在所有方法中,考试算是最公平的了。考试禁锢学生思想,限制学生创造力?那又有什么实际的方法可以检测学生的创造力?有什么公平公开公正的方法挑选出拥有最强“能力”的学生?国外的素质教育是好,但在中国现有国情下是完全不可行的,等中国人口出现了负增长,中国农民都摆脱了贫困了,再说大话吧。现在连文盲都还没消除,随地吐痰,随地扔果皮纸屑,出口成“脏”等等恶习还比比皆是随处可见的时候,基础教育还是很必要的。
      教育中最多余的莫过于入队,入团,入党,政治课这类为共产党服务的无聊事务。教育中最该删除的就是这些。背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加入连干什么都不知道的团队,有何意义?!简直浪费人生。
有很多日本人(还有韩国人,英国人,美国人,阿拉伯人)人问我这是什么服装?
  我很自豪的告诉了他们,这是汉民族的服饰。
  他们都说很好
  我感觉到我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好啊!!
  这次穿汉族服装参加毕业式,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日本人的尊敬与赞许的目光,没有一丝的惊讶与鄙夷。
  我想我是沾了先人的光了,要感谢我们的祖先留给我们这么好的文化遗产。
  也没有日本人错以为是和服,宽大的下摆与过手的大袖,是华夏正统服饰,他们是很熟悉的,久违的。
  正如小钟说的那样,他们所赞叹的“强汉”的中国;他们所敬佩的“三国”的中国;他们所向往的“盛唐”的中国;他们所不能打败的“大明”的中国,又出现了。
  反观国内,却被视为异端,唉,心寒阿!
  
网友贴图
 
  与韩国mm的合影.
  
网友贴图
 
  和服妹妹们也主动要求与我合影,呵呵!
  
网友贴图
 
  拿到学位证书的时候,校长向我深深的鞠躬,我以汉礼回敬!
  
网友贴图
 
  又有一个和服MM跑了过来,真是挡也挡不住啊,呵呵
  
网友贴图
 
  一个中国留学生,满&汉服饰
  
网友贴图
 
  和服倭男也被我大汉的服饰倾倒,大喊一级帮!
  
网友贴图
 
  日本西装同学也争先恐后的跑了过来,(呵呵,挺胸是很重要的)
  
网友贴图
 
 
绝对一级酷!大家也一起来支持汉文化吧!有没有还没18岁的?来举行个成人礼~

医生与强盗

政府大力推行的医改,已经改得老百姓怨声载道。

有不少人把医生比作强盗,

但在我看来,怎么能把医生看作强盗呢?

医生和强盗还是有很大区别:
强盗通常只在晚上作案,医生却全天候抢钱;
强盗风里来雨里去四处流窜,医生冬天暖夏天凉环境优雅;
你把钱交给强盗是为了活命,你为了活命而把钱交给医生;
强盗只能抢光你身上的财富,医生却能抢光你一生的积蓄;
强盗只会逼你掏钱,医生却能逼你借债;
你碰上强盗作案可以破财消灾,你碰上医生抢钱却得倾家荡产;
强盗作案时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医生抢钱时理直气壮无所顾忌;
强盗还怕你人多势众,医生连警察也照抢不误;
你被强盗抢了可以报警,你被医生抢了只能认命;
强盗作案时把自己打扮成魔鬼,医生抢钱时把自己伪装成天使;
强盗抢光你的钱他逃跑,医生抢光你的钱你滚蛋;
强盗钱抢多了叫数额巨大得枪毙,医生钱抢多了称贡献突出受表彰;
你把强盗杀了叫正当防卫,你把医生宰了叫违法犯罪;
医生一辈子也许不会被强盗抢,强盗一生中肯定会被医生抢;
医生上辈子肯定是强盗,强盗下辈子一定想当医生

 
 
太绝了!同意者请看完后在下面留下你的爪印。

抵制日货!

中国和日本难免一战的! 谁还买RH就是在自杀! 

    日本在中国的南方,一直在不停的部署,就是随时准备做好跟中国打杖的准备。所以日本人,在这个事当中,全国都基于这种共识,所以不光日本国防部有这个想法,这个没有什么稀奇,整个日本全国具备这种想法。为什么?我讲两个道理你听听看,他们是否全国皆兵。中国大陆一个河北的石家庄,一个山西的太原跟大同是产煤的地方,你认为最大的买主是谁?日本。其实日本这个国家不烧煤的,你有没有注意到,为什么他大量的向中国采购煤炭呢?其实二、三十年来日本大量不断的向中国采购煤炭,回去以后在日本的下关下船,然后统统用水泥把他封起来,封成一个个石方,然后沉在内部的内海的海底。听说现在已经沉下去半个太原,这个煤炭是准备将来跟中国打仗的时候要用的。公元2015年至2020年,中国跟日本可能开战。这时候中国的核潜艇可能封锁他的太平洋,中国如果那时有航空母舰,可能出动在日本海,日本主力舰如果跟中国不能突转,就把这个煤炭挖起来烧。所以,现在就开始在采购了。所以,中国一船一船的煤向日本去,统统沉在他的海底,不知他心中有什么想法?

 
   从人造卫星,看下去,整个日本是条绿色的,你 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的树一棵都不砍。所以在日本砍任何一棵树, 都要经过日本政府的许可,因为他们把森林看成重要的资源。可是全日 本都用筷子,那怎么办?就中国东北、黑老江、大兴安岭的木材统统向日本出口,从乌苏里江送下去,在海参崴整装了以后,向日本外销。 
   所以日本人买的全部是我们东北的木头,买回去以后全部削成 筷子,给一亿一千万人口使用。当他们吃完以后,没有一根筷子是丢掉 的,全部收起来,再给他磨成纸浆,卖给人民日报印报纸。所以人民日 本印报纸的纸浆全部是自己的木头,不过是在日本的嘴巴上面转了一圈 。
 
   笔者曾经在某个项目中结识了合作硬件厂商的硬件工程师王先生( 化名)。双方合作的非常愉快,一次工作之余,大家去附近的某饭馆吃饭。席间,王先生听见我们无意中议论起齐齐哈尔的毒气泄露事件,于 是就说起了在日本的一件逸事。当时的王先生刚刚从日本的早稻田大学 毕业,进了三菱重工的某个技术研发部门。三菱重工是日本数一数二的 企业,王先生对这份工作很满意,所以工作也很卖力。 

 后来有一天,他们去三菱重工的某个厂区做设备测试。那边厂区很大,但有片厂区被封闭了起来,只能看到围墙中厂房很壮观,从外面看,也能看到一些设备。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先生就向很早就进了公司的日本同事问起那片厂区是生产什么的?那个同事就介绍说,那是个备用厂区,设备主要是用来生产坦克及装甲车底盘的,但设备调试完成后,从来就没有开过工。这个厂区三菱重工每年都要投入很多经费进行设备维护。王先生很奇怪地问:“那这个厂区岂不是年年赔本的?”日本的同事吃惊地看着他,然后告诉王先生:“即使是赔本,三菱重工也要让这片厂区所有的设备保持最佳状态。” 那个日本同事是这么解释的:“如果三菱不投入资金保证这个厂房设备时刻处于最佳状态,那么一旦有一天支那人和日本开战的话,日本根本来不及生产那么多武器装备,那么日本就将战败。如果日本战败的话,三菱就是大和民族的罪人。所以无论投入多少钱,三菱都必须这么做。” 

 王先生当时触动很大,不久他就放弃了在三菱的工作回到了国内。他在席间对我们说:“当他听了日本的同事说的话,感到自己再也不能为这么一个虎视耽耽敌视中国的企业工作了。从回国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买过日本生产的东西。倒不是别的原因,只是良心上过不去。” 

    故事说完了,没别的意思。只是告诉大家,DZRH,并不是 什么经济上的问题,而是生存的问题…… 

  56年前的8月6日和8月9日,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在屡受挫败后,遭到的真正的天谴。上帝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果然,那动人心魄的一瞬间的闪光与冲天而 起的蘑菇云,让日本人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惧。但今天,当废墟再一次成为繁华的大都市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今天的日本人,爪牙更锋利,气焰更嚣张,而记忆却更差了。在一部叫《漂流街》的电影里,一个爱打乒乓球的中国黑帮老大,曾对日本人说过这样一段话:从前,一个岛上生活着一群猿猴,后来有中国人去教他 们写字,猿猴们学会了,但却不懂得字的含义,不懂得什么叫诚实,什么叫善良,什么叫认罪……(大意) 

 日本一直流行这这样一种调子,中国并没有战胜日本。的确,面对“8.15”,中国的确不是那么理直气壮。有一篇介绍苏军攻打柏林的文章写到,“巨大的仇恨使苏军进攻柏林时没有溶入丝毫的怜悯,他们动用了所有可以拉到柏林的重武器, 而根本不考虑平民的伤亡”。苏军也曾经拒绝一支杀害过卓娅的德军投降,而坚持 把他们全 消灭。壮哉!这才是真正的大国之魂!而我们呢,做为战胜国却从未有过一兵一卒踏上过日本的领土,与 量 浴血奋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们,却作为内战 的牺牲品与昔日的敌人同处牢狱。据我所知,全国各地 的纪念内战的纪念馆要远比 抗日的纪念馆数量多,规模也大得多。政府对日本宽厚,一来只是目光短浅的只考虑短期的国际形式,二来无非因为日本自78年以来给中国的两兆多日元的贷款(不用还的吗?)。 

可有谁想过,与这些低三下四争来的贷款相比,马关条约赔出去的 二 万万两白银价值几许?仅仅8年抗战中中国600多亿美元的财产损失价值几许?永难重生的文物古迹,自然资源价值几许?而千年来无数在对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军 民的冤魂,一个拥有12亿人口的东方大国的民族 尊严又价值几许?!

虽然不知道是否是真的,但这值得我们反省!

别再购买日货!
完全不买当然很难做到,但至少要竭尽所能,这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起码的尊严!
 

绝对经典,中国人必看!

本届香港金像奖很牛B的一句发言!!!
 
 
 
 
 
牛B~~~~~~~!!!!!!!!!

终于让我找到了!

   哈哈哈哈!终于让我找到原句了!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
   [东方时空]血色腾冲     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50908/101435.shtml
 
   “段培东:这个人啊,只有脊梁骨直着,站起来你才是一个人,作为一个人,我们头上是顶着天的,我们脚下是立着地的,所以我们的这个人就应该是顶天立地,硬梆梆的,铁骨铮铮的中国人。如果我们稍微一偏差,稍有一发软,我们就变成敌人的奴隶去了,所以关键的问题还是一个民族素质、人的尊严、抗争精神。
   “段培东:当年(滇西抗战英雄)李根源就曾经在抗战中提过:只有拼死,才是英雄。和日本鬼子,只有拼死才是英雄,只有拼死才是好汉,只有拼死,敢于抗争才是中华民族的唯一出路。
 
    中国人的箴言!
 
    开学了,以后也没这么闲了,网页更新时间估计也比较慢了……唉~
    相册里的照片为什么全都没有了呢?……奇怪……
 
    顺便一提,一秒钟后的网页大的恐怖啊……而且域名也不太一样,是五星级的特殊待遇么?……
    欢迎大家来踩呀,这里人气还不怎么旺,看来还需改进。

抗战胜利60周年

    今年各大电视台都在热播抗战题材的电视节目,以此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收视率也不错,看来中国人还是很爱国的。纪录片来说,还是东方时空的《儿女英雄传》做得比较好。今天滕冲战役专辑,其中一个老兵的一句话绝对震撼人心:“人,头顶着的是天,脚立着的是地,就是要做顶天立地的人。”原句更激扬人心,可惜我记性不够好……那真的是绝句!
 
    看了滕冲专辑真的五体投地地佩服抗日战士,滕冲的土地是他们一寸寸用生命换来的,用鲜血灌注的。现在还存在于祖国国土上的完全哈日派真的该扪心自问,对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不是反对完全反日,我自己也非常喜欢日本漫画,但是只要是中国人,就绝对无法忍受完全的亲日派,简单的说,就是汉奸!真不明白这样的人是怎样才中国这块土地上长起来的。中日间正常的贸易是必须的,日本也确实比我们先进,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学的地方,而且,侵略我们的是日本军国主义,不是日本百姓,日本百姓也深受二战之苦。完全反日是不对的,也是不可能的,就中国现在的情况来说,但像汉奸一样亲日简直就该杀!
 
   抵制日货个人觉得应该量力而为。有些货品在国内是个空白,只有日本产的比较好,那消费者没得选择,也没办法。而且现在日货遍地都是,防不胜防,根本没办法完全抵制。几个月前在各大城市举行的反日游行本没什么不对,但砸日产车,砸SONY店,打日本人就不可取,虽然这很解气,我自己听着也暗爽到内伤,但这毕竟牵扯到国际交流,以现在我国的情况来说,弊大于利。等哪天我们和美国一样强的时候,就是在所有国境线上贴“日本人与狗不准进入”,也没人敢有意见。
 
   抵制日货,从我做起。CD买打口的,漫画买盗版的,动画看下载的,手机买水货的!坚决不让日本鬼子赚一个子!